首页

视频

小说

校园的奇异经历

作者: 来源:97793 更新时间:2020-12-18


对那么言听计从,真好吗?”在学校折腾学习、校园祭一天东方媛,一个人走在回家路上,步伐沉重。言夜旻那一张无可挑剔邪魅脸,俊毅坚实身材以及只要听到就会让人心跳脸红挑逗话语,总让人情不自禁地沉溺其中。虽然很反感言夜旻握有自己把柄,然而自己似乎带着些许期望去回应召唤,和一起在地狱里指指相扣地纠缠。这样,真好吗?她在心里又问了自己一次。其实,现在情况已经远远超过最全日本中文字幕AV,高清播放, 限时免费下载了言听计从。只要听到声音或者收到信息,身体就会本能地开始渴望着恶魔侵占掠夺。也许从那一晚开始,从身体开始到思想,东方媛已经不再过去自己,她已经从心里开始腐烂了。不想变成这样啊!真不想变成这样啊!东方媛深深地叹了口气。她感觉到有一股莫名力量,再推动着她前往黑暗深渊。在不知不觉中,她已经走到家门口,终于记起屋子里还有另外有可能会带来天大麻烦人。那么温柔人……应该真王子吧……东方媛眉头紧锁,从言夜旻阴影中走出,开始考虑起更紧要事。要不然,今天就将假王子和骑士阴谋告诉给现在待在屋子里王子吧。“嗯!”她微微握起拳头一下,给自己打气,接着便打开了门。“哗哗哗!”她一时之间看到无数只闪亮生物在家里活动。哎?这家吗?刚踏进去一步东方媛,被眼前景象大吃一定,她将自己那一步又收了回去,沉默地关上了门。头顶上似有一群乌鸦淡然地飞过。有可能在做梦……她再次鼓起勇气打开了门──“哗哗哗!”继续无数只闪亮生物在她可视范围内活动。那一些个个都顶着一张精致面孔十六七岁美少年,们有在拖地,有在擦窗户,有在照料自家那只贱猫,还有正从厨房里将一碟碟香喷喷饭菜端出来……肯定在做梦吧!笃定自己看到梦境东方媛,刚想收回自己步伐,退缩到门外,已经有一位扎着辫子金发美少年笑眯眯地将她拽进了房子里。几乎瞬间,美少年都停下了手中活,面带笑容地将右手放置胸口对她微微鞠躬:“东方小姐。”哎哎哎?似乎很不像梦境呢!东方媛一时难以承受如此殊荣,嘴角开始僵硬,不知该如何地回应。倒扎着辫子金发美少年好似自来熟,琥珀绿眼眸里洋溢着热情,对东方媛介绍道:“吓到东方小姐啦?……忘记做自介绍了,们王子部下,也就王子特别护卫队一队(^o^)/。一队队长艾艾。”王子部下?这位队长名字好奇怪嗳!艾艾……喷!东方媛瞅瞅眼前那些少年们手上物品,扫帚、拖把、菜碟、抹布、逗猫用具……怎么看,怎么像家政人员,与传说中真枪实弹护卫队形象颇有点距离。她不禁脸挂汗滴地跟大家打招呼:“……们……好……”哪里知道,招呼一打完,那群少年就放下手中活,蜂拥而 上。“皮肤很嫩呢。”有不规矩爪子摸上了她颜,只不过爪子上有灰尘味道。“耳朵也很有福相。”有不规矩爪子轻弹她耳垂,只不过爪子上有菜油味道。“衣服有点皱巴巴,好久没烫过了吧。”有不规矩爪子扯了扯她腰间衣服,只不过爪子碰过地方,有污水痕迹。“胸部有点小嗳,需要测量一下……”更有什者,不规矩爪子准备袭胸。“……”东方媛冷汗已经转化成了额上怒气,她也不知道从哪里来勇气,瞬间──“砰砰砰!”几声,书包砸在美少年头上声音。“好野蛮哦~王子应该配温柔人才对。”立即有几只两眼冒出了泪光。再脾气好人,碰到被人群摸,也会生气吧!“,十分十分不温柔!所以,们不要离太近哦~”东方媛气鼓鼓,她实在无法理解面前究竟护卫队,还家政队,还──赤裸裸色狼队?! 在学校里已经被言夜旻那么对待了,回到自家还遇到这种事情……啊──现在不能为这种事情浪费时间,应该赶快去看一下万溯雅伤势以及告诉假王子阴谋。“啊,万溯雅不……王子,”东方媛不得不放下被骚扰过怨念,问队长艾艾,“现在好吗?”艾艾仿佛一瞬间明白了东方媛想找王子意图,狡黠地一笑:“王子正在休息,不能被打扰。”不能被打扰……东方媛脸上浮现一丝失望表情,她想立刻将阴谋通知给王子。艾艾很享受女孩失望,突然来了一个反转:“除了东方小姐,例外。带您去找王子吧。”哎?东方媛被艾艾拉着跑到二楼,父母卧室门前。艾艾总那么让人出人意料。“王子就在里面。东方小姐,要好好地把握机会。”艾艾眨眨眼睛,“只王子昨晚受伤,们运动不要太厉害了。”“哈?”她觉得似乎有人误会了她想找王子目,脸腾地快要烧了起来。如果真要运动,昨晚就会了吧,但她和王子之间并不那种关系。艾艾敲响了门,通知东方媛到来,门后万溯雅轻声应了一声,艾艾便主动打开了门,将东方媛推了进去。色狼队队长果然思想也不良!听到门被艾艾开心地关上,东方媛无奈地叹口气,却在这时对面传来一声温柔轻笑声。她循声望去,万溯雅正半躺在床上,微笑着看着她。已经换了一套衣服,已然褪去了昨天受伤疲惫和狼狈,白色睡衣微微敞开了光洁一角。那样视线,那样光辉,让她不由得越发觉得自己卑微。“不被艾艾们吓到了?们喜欢恶作剧,并没有其恶意。”轻缓语调,清雅声音,只专属于王子善意。王子话语声并不大,这与伤势并没有复原有很大关系。“嗯……啊,没有。”东方媛先点头又接着摇头,她点头承认自己确实被们吓到了,而她摇头则希望通过拒绝事实不带给那一色狼队任何麻烦。们确实没有什么恶意,也许在恶作剧吧。“呵呵。”见到东方媛这举动,万溯雅不禁再次笑了笑。果然不出意料,那群人一定对她恶作剧了吧,而且笃定自己不会惩罚们那种程度进行恶作剧。“…………”东方媛被这笑声弄得举足无措,她尝试着去告诉对面万溯雅,“其实……找……为了……”她强行地抬起自己头,正视万溯雅,她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让王子明白那条信息重要性。可──“啊啊啊!没有在时 候,还被人逮到啊!”分外耳熟声音从门外传来,接着一个人打开门走了进来。一见到那个人模样,东方媛话卡在嗓子口,愣说不出来了。那个人穿着圣光中学校服,与王子拥有着一模一样面孔,只──给人感觉截然不同。“用身体换那枚徽章……”曾经话语,曾经经历,从东方媛回忆中突然地迸发出来。、怎么来了?两名男子走进卧室,其中一位在看到东方媛已趋于僵硬身体和表情后,猛地近距离靠近,鼻尖之间距离只有一厘米。“哟,怎么在这里?”尽管距离只有一厘米人,穿着圣光中学校服,与王子长得一样,可脸上笑容却直接暴露了真实身份──假王子。东方媛从对方眼神中发现了曾经被戏弄过情景,而她也直觉地明白了假王子竟然来到了她家里。真正万溯雅绝对不会对她做出那种事情。只──她还被这个突如其来人吓了一跳,“呀!”一声退后了一步。“……这……这家……”东方媛受惊动作和回应却让王子误解为──东方媛第一次见到假王子到来,所以万溯雅淡淡地笑道:“吓到了吗?替身。影易,不要在外人面前失礼了。”“……”东方媛松了口气,她为自己刚才表现而懊悔,她惊慌仅仅因为她想告诉万溯雅假王子阴谋,谁知道说曹操曹操就到,假王子居然出现了。若假王子对自己举动起疑,那就糟糕了。“好好好。”被称为“影易”假王子像放走了一块嘴上肉,十分不舍地道。自己到也不客气,直接走到万溯雅床边,弯下身以嘲弄眼神打量万溯雅,“伤得似乎很严重,怪不得不在老地方交换,离鸥要带过来。”影易?原来这个假王子叫做影易,离鸥话──东方媛忍不住瞄了一眼随同假王子一同进来男子,黑色长袍在身、脸上戴着银色面具,似乎不属于现实人。应该离鸥吧。只感觉好冷冰冰,尤其面具下那一双眼睛……“殿下,影易已带到,容退下。”彬彬有礼地对王子行礼,在得到王子点头应允后,就沉默地退出了房间。“离鸥还跟在皇都时一样,少话。”隐易见到离鸥退下,更加放肆了,一下子躺到了床上,好像被宠溺坏孩子。“么?”万溯雅脸上只有笑容,没有责怪影易放肆举动,也没有继续搭理影易,而将视线重新放到东方媛身上。“抱歉。”温文有礼地说道,“先前没有提前告诉,有一个替 身事。已经当了十年替身。看们情形,应该曾经见过面吧。”“嗯,没关系。曾经见过面。”东方媛还头一次看到一个允许替身有那么多放肆行为人,同时她也没有想到万溯雅会一再解释。“那……刚才想对说事……”万溯雅以温柔声音问道。刚才要说事?!东方媛想起了自己曾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事,但现在──隐易正在床上以一只胳膊撑着脑袋,仍然以戏弄眼神望向她。砰!恍然间,她听见了自己心跳声音,分外沉重,每一次都难以承受。肯定不能在假王子面前揭穿阴谋,因为自己口说无凭,根本没有任何证据。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,东方媛却想不到更加合理解释,于,她想了一个蹩脚理由:“其实找为了们家那只猫,也知道它脾气很差,如果得罪了下面护卫队,被扔到护城河里,那就惨了……它很贱,可从它小时候开始们就养它了……”她简直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这次又拿那只猫做挡箭牌。还好那只猫咪不人类,倘若人类,肯定要勒索自己要钱了吧。“护卫队喜欢恶作剧,但们不会对窘窘不利。”她只见到万溯雅唇角笑意渐浓,这样不就算撒谎成功了呢?以后再找机会,告诉吧。没有想到,歪着脑袋看样子在看热闹影易说了一句惊天动地话来:“她该不会乘机找告白吧?”告……告白?! 东方媛这回彻底地木掉了。“……告白?……”怎么可能,即使自己想告白,也会失败吧。再者,现在自己已经没有了宝贵第一次了……“学园里想向殿下告白人有很多。喂,不会想告白吧。有能帮么?收买了,成功率就会从零变成十!”隐易继续调侃。见到东方媛神情异常,万溯雅不由得冷起脸道:“隐易。”察觉到万溯雅口吻中冰冷,隐易收起了放肆表情和举动,准备打个圆场,却没料到─ ─“没事。这样出身人,能够帮到殿下已经万分荣幸,不会有其奢想。要去看家那只猫咪了,失陪了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东方媛觉得自己在那两个人面前就像一个傻瓜。身份悬殊,样貌悬殊,她这么普通人注定就会失败,成功率只能零了吧。还没有等那两个人开口,她已经强忍着眼眶中泪打开门逃了出去。逃出去时候,艾艾正准备通知卧室里三位就餐,东方媛简单地说了句放学时已经吃了晚餐就逃回到自己卧室里了。回到自己卧室,她散开自己头发,扑倒在了床上。告白……告白……告白……想到这两个字,她就几乎无法呼吸。假如以前,也许自己会点点头,但现在,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可以去告白呢?万溯雅淡淡微笑,温柔语调,还有昨晚拥抱,都好像在做梦一样。可今天和言夜旻之间做爱却实实在在,只要些许挑逗,自己身体就会完全忘记了廉耻而奔了过去。只要想到言夜旻充满了自己身体,一股难于言表甜蜜就会涌上心头,伴随而来则内心上谴责。“唔……”东方媛痛苦地将头埋在床褥里。她唯一可以宣泄眼泪,已将被子床单打湿了一片。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她竟然在这种心情之下睡着了,等她再醒来时候,一轮圆月已经完全地高高挂起,这时门那里传来了轻缓敲门声。“请进。”东方媛凑合地整了整头发和衣服,脸蛋上眼泪已干了。走进门来人万溯雅,因为伤势,走很慢,右手提着一个小盒子。“啊?殿下……”完全没有想到万溯雅本人,东方媛连忙从床上坐起,想要伸手去扶那清俊少年,可下一刻就收回了动作,非常拘谨地站着。“不用紧张。”万溯雅微笑着将盒子递到她面前,“听艾艾说没有吃晚饭,所以托人买了些甜点给。”假若人一定会接过去,欣喜地打开,而东方媛却仍然拘谨地站着。她不明白为什么王子 会给她带吃。万溯雅低头俯看少女被泪水打湿过脸,眼睛还红红,肯定哭过很长时间吧。隐易个性,从十年前开始就清楚得很,有时会让女生开心,有时会让女生痛苦万分,一切全看心情。而自己……从来都隐藏自己真实情感而活着,不让其势力知道自己弱点。隐易想做事对自己而言多么困难,就像此刻想将这个女孩拥抱在怀中,说不要伤心,但却做不到。“甜点里樱桃很好吃。”万溯雅打开了盒子。甜点盒里装着一块精致小蛋糕,蛋糕上樱桃红得欲滴。“嗯。”东方媛仍然没有半点食欲,只要站在自己面前,就有一股无形压力让她紧张没有任何食欲。她仍然没有伸手去接那块糕点盒,反而头越发低沉。拒绝掉这份糕点吧,让王子明白自己没有任何想要告白意思,这样会减少自取其辱感觉。东方媛握紧了手,准备拒绝掉这份糕点。可当她抬起头,刚要说“谢谢,已经解决了晚饭……”时,她唇却被牢牢地封闭住了。红色樱桃被顶入了她口腔中。蛋糕也随之啪嗒一声摔在了地上。“唔……呃……嗯……”湿濡舌头带着蛋糕香味侵入了东方媛嘴中,她发出了呻吟声。她难以相信眼前一幕──万溯雅将樱桃送入了她嘴中一幕。“为什么不吃饭呢……”万溯雅松开间隙,温柔地道,水色爬上了双眸,在月色下被抹上了一份贪欲。“…………”嘴里还含着那颗樱桃东方媛想要解释,可……“唔!”下一秒,她唇再次被封住了。鼻腔香香蛋糕味,嘴里甜甜蛋糕味,以及沾满了俩唾液樱桃……殿下──不知喜还悲,东方媛眼睛再次充满了泪水,泪水滑落,在两唇接缝处挤进了唇腔里。这一个吻,瞬间被染上了苦涩味道。这一份苦涩味道,就像一个清醒剂,突然间让万溯雅清醒了。“哭了。”急忙地从开了东方媛,压抑着回想着自己刚才情不自禁疼惜她事,于低沉地说,“对不起。”做出了一些很无礼举动,本想拭去女孩脸庞上泪珠,却没有了任何勇气。所以,好像要逃离那一份贪欲魔障,再次说了一声“对不起”便离开了东方媛卧室。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东方媛跌坐在了床上。月夜下,不远处树枝上,一双冷漠眼睛正注视着这幢房子所发生事。“啧!”鄙视声音从鼻腔发出。妖孽月华,降临于这个国家皇都,幽暗皇宫深处,一场源 于黑暗聚会也随之开始。这个无人知晓聚会上,已有两个人坐在座位上正在等待了。其中一名一个身着华服三十多岁体型臃肿中年男子,另外一个则沉默不语千希曜。对于那位臃肿男子,千希曜一点兴趣都没有,将注意力放在了第三个人即将要出现方向。在很久以前,就想知道第三个人究竟怎样人。刷──刷──风吹拂起长袍声音。哒!──哒!──有力脚步声。这种无形中魄力,让千希曜也不由得谨慎了起来。即将要出现人也许比想象中更加不简单。“终于等到您了!”中年男子见到黑暗中出现人,立即从座位上站起身眉开眼笑。来自于黑暗中人,全身笼罩在黑色长袍中,一块黑色布盖住了眼睛以下部分,使得在昏暗光线中,人越发不可辨识模样。千希曜看人总会先观察对方眼睛,一直认为那人类最容易流露情感。从和那个人短短四目相接瞬间,就从对方眼神中感受到了一股邪气。多么年轻又充满邪气一双俊美眼睛……“太子。”奇怪,来自黑暗人坐上主座位后,发出声音非常沙哑。变声装置么?千希曜继续地注视着对方,似乎想要从对方言行中探查到这个神秘人本性。“……”臃肿男子刚坐下,一听到对方说到自己,便又立刻站了起来,畏畏缩缩地等着进一步指示。好愚蠢人。千希曜不禁蹙眉,这就们家族决定要支持人吗?与那位在学园里呼风唤雨万溯雅有着天壤之别。“希望得到,们不会满足。”坐在主位上男子缓缓地说着,眼里容不下眼前这两个人。“啊!”太子肥硕脸上堆满了失望,“为什么!不说过,一旦当上了王,就可以让圣夜每年获得国家50%收益吗?”谑!50%收益,这位太子还真大方。千希曜不露声色地鄙视了一下太子,同时“圣夜”两个字在脑海中越发加深了。圣夜,来参加这次聚会前,父亲抱着非常紧张态度跟自己谈起圣夜这个组织。若说司法机构国家光明执法,圣夜就这个国家黑暗中力量。而这种力量完全可以主导一个国家更换主人。现在长老院中年轻势力不满皇太子愚钝,已有不少人准备废黜皇太子,改拥万溯雅王子,那已经一个危险信号。一直与皇太子势力有密切往来千氏家族有必要支持皇太子上位。而要让圣夜出手,那么就必须付出昂贵代价。父亲并没有说起那所谓昂贵代价什 么,但一定不菲吧。这一次,风尘仆仆地坐专机深夜前来皇都,代替父亲出席,来听圣夜回复。不过,总觉得这一场注定合作失败,再照目前圣夜不肯出动,除非──让那位王子消失,以假王子代替真王子并宣布彻底退出皇室,才能百分百地让皇太子安全继位。千希曜眯起了眼睛,果然最后还要靠另外方法去执行。“那好,80%可以了吧!”太子情绪已经接近失控,“只要能让当上王,什么都答应们!”“呵呵。”沙哑轻笑声从黑布后传出,圣夜使者晃晃手指,建议太子收敛起自己失态。皇太子郁怒地重新坐回到座位上。“圣夜并不为了钱才存在于这个世界。所以,只有对于当事人同等重要代价并圣夜认为重要,们才会考虑交换。对于来说,国家金钱并不自己,并不珍视。对最重要自己,但对们来说没有一点价值。”藐视般口吻,几乎让太子快要崩溃。圣夜真一个奇怪势力。千希曜这么想时候,圣夜使者又继续说道:“至于千氏家族交换物品,们已经收到。在皇太子下台后,会保证千氏一族安全十年。”父亲──?这回轮到千希曜震惊了,完全没有想到那样父亲竟然会做出这样交换,一直以为追求胜利父亲不会容许任何失败。这一个聚会,在圣夜高压下,完全变成了一个皇太子党失败聚会。千希曜扫了已经绝望了皇太子一眼,全身头一次觉得冰凉。只要被圣夜否定,就注定失败?在父亲眼中,否已经知道了这个结果,所以才会改变了策略?难道没有了任何转机吗?注视着圣夜使者离去,心中反复地周旋这个问题。不过,也知道,这个事情已经被早早地划上了一个叉。圣夜专线,一条隐藏在万丈深处通道。圣夜使者一踏入专线,其人皆俯首。等进入了专门独立房间,专线飞速地开动,前行时,脱下了身上长袍,换上了一件干净白衬衫,瞬间变成了魅力十足高校老师。曾经黑道中少爷,现在一名老师,目前又多了一个身份──圣夜未来执掌者。自始自终,不变名字──言夜旻。只,当听完立体视频中少年汇报后,邪魅双眸随即阴沉了起来。“吻了她?”少年点头:“,少爷。”“真不乖奴隶。”撩拨了一下前额散发,语调虽然慵懒到了极致,却深藏了极度危险。“需要解决吗?”少年眼露杀机。“不。”而却眼睛弯弯,。“13区?”东方媛停下吃早饭动作。她对13区有过耳闻,爸爸妈妈说过,最变态杀人犯总从那里出来。那里全国最混乱最贫穷地方。小时候生活在那种恐怖地方,一定很艰难吧。东方媛再偷偷瞥了一眼那个顶着跟王子一模一样脸蛋少年,心里升起了一份同情。她也有点明白,为什么这个人会想要取代真正王子了。一辈子当别人替身,无法做回自己,那一件很痛苦事。“哎!艾艾,和再怎么熟,也不要在陌生人面前抖底!”影易毫不客气地将一只包子扔在艾艾,艾艾则笑着接住了包子,咬了一口, “好吃!”故意跑提地说道。“!”影易凶巴巴地瞪了媛一眼。媛吓了一跳,她不知影易下一步会干出什么事来。“不要用同情眼神看!”啊,不能对报以同情,可会伤害别人人。“这种人根本就不需要同情……”东方媛从牙缝里挤出这一句,影易非常满意她回答,也不再做纠缠。“等一会一起去上学。”抛出了一句。“呃……”这回轮到东方媛呛住了。“让保护。”影易漫不经心地道。“咳咳咳!”东方媛咳得更加厉害,她怨念到:万溯雅,不送羊入狼口吗?泪!吃完早饭后,东方媛十分不情愿地跟着影易身后,走向学校。“快点快点!像这么磨蹭人,八辈子才能到学校!”影易果然本性大暴露,烂脾气全部一股脑地泼向了东方媛。媛耳朵都快要被轰鸣了,她走在影易身后,尽量与影易保持着一米安全距离。走了一段时间后,影易发现了媛这个举动,不耐烦脸上浮现了一丝笑意。“唔……”发现自己暂时没有任何危险时,东方媛迟疑地开了口,“影易……”走在前面影易没有停下脚步,只撂下一句:“有话快说。”“小时候生活在13区?”没想到东方媛会问到自己身上,影易放缓了脚步,“嗯”了一声。“那家人呢?”“没见过面。生下来就不知道们死哪里去了。”温煦清晨阳光洋洋洒洒,照在了影易身上,然而心却没有一丁点被暖化。13区……如果不有一天,被一辆巡查官车子撞倒在地,皇室人也不会发现世界会有另外一个孩子神奇地与万溯雅长得一样。命运,有可能一辈子都要烂在那地方。“抱歉。”媛道歉道,她其实应该预料到在那里人都会有着悲痛过去。只没有想到,会比她想得更糟糕。“又在同情了吧。”影易阴恻恻地转过身,从女孩眼里看到了带着同情惊慌失措。“再同情,可会对出手!”将媛扯到街角深处,伸出了手,潜入了衣服深处。“啊?”感受到乳尖正被影易捏弄,媛想要挣扎,却直接导致对方加大了力气。“万溯雅那人,总不愿意承认自己欲望,太虚伪了。”影易用湿濡舌尖舔了一下媛耳廓,“昨晚拼命地想要了,呵呵,却只能放手。倘若现在看到被玩弄,会不会很生气?没见过生气模样吧,十分可怜……”听到影易一席话,东方媛想到了昨夜事。万溯雅…………昨晚如果不停手话,自己不就会……可,那时自己,既恐惧又期待着碰触……“那些想要女人,都替玩过了。想要话,也会给,代替王子要了。”影易笑眯眯地准备将手伸到媛裙子底下,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媛娇喘声,就有点蠢蠢欲动。这个人纵使身世多么凄惨,可让多少少女上过当?!如果她们知道自己奉献出贞操男人并不想要男人,那一件多么痛苦事!像自己一样,最后充满了肉欲别人玩物!玩弄别人感情人,实在太罪无可恕!东方媛喘着气,使出了全身力量,然后──抬起膝盖,击向了影易重要部位。影易完全没有想到软弱东方媛会有这个动作,措手不及地疼得松开了手。东方媛马上跑出了控制范围。“永远都不会取代!”她拼尽自己力气对影易说道,仿佛已经与假王子叛变阴谋提前发出宣战言论。“可恶!”影易捂着自己重要部位,恨恨地吼道。而“永远都不会取代”这一句,则让更觉得耻辱。这一句话,说出了并不愿意承认实情。眼露凶光,就像黑暗中刽子手,即将举起手中屠刀。东方媛,和之间最终只能有一个人能活着!而,会成为这个重要转化点……要为这一句话付出代价!如果她们知道自己奉献出贞操男人并不想要男人,那一件多么痛苦事!像自己一样,最后充满了肉欲别人玩物!玩弄别人感情人,实在太罪无可恕!东方媛喘着气,使出了全身力量,然后──抬起膝盖,击向了影易重要部位。影易完全没有想到软弱东方媛会有这个动作,措手不及地疼得松开了手。东方媛马上跑出了控制范围。“永远都不会取代!”她拼尽自己力气对影易说道,仿佛已经与假王子叛变阴谋提前发出宣战言论。“可恶!”影易捂着自己重要部位,恨恨地吼道。而“永远都不会取代”这一句,则让更觉得耻辱。这一句话,说出了并不愿意承认实情。眼露凶光,就像黑暗中刽子手,即将举起手中屠刀。东方媛,和之间最终只能有一个人能活着!而,会成为这个重要转化点……要为这一句话付出代价!